板凳布利多
IamKakiw.Html
 

喜欢上你时的内心活动

周泽楷/苏沐橙

from慕橙


-


周泽楷在大学报到的第一天坐了人生中的第一趟黑车,而一切的罪魁祸首便是他的这一张脸。

有的人天生好脸,好看得三百六十五度都没有死角,这类人便是茫茫星海中最亮的那一颗星,而周泽楷便是茫茫人海中的这一类人。

然而长得好看是福是祸倒也难说,有人对此艳羡不已,但当事人究竟是何种心情只有自己知晓,例如周泽楷便为了自己这张脸伤透了脑筋。

周泽楷从小便独立自强,就连幼儿园的第一天也没滴一颗钻石泪,大学报到时他更是自个儿拖着大包小包从上海飞到北京,独自一人在校园里风驰电掣地四处奔波办理入学手续,一切进行得平淡无奇风平浪静,原本他以为这一天将会如此顺利而平...

 
 

潮生

马鹿/

子博删了,搬来这里吧.

在陆婷的前二十三年人生中从来没有出现过冯薪朵这个人,无论是名字还是声音都不曾与她插肩而过,她的人生平静却又叛逆,按部就班地照着父母的意愿走过多年寒窗苦读路,而就在毕业的那一年夏天她却令人咋舌地捧起了相机,义无反顾地踏上了未知道路。

陆婷与她的相机彼此为伴走过山河无数,无数景色落入了她的镜头之中,她拍过很多人亦拍过很多景,可却没有任何事物如冯薪朵这般令她震惊。

世界很大,可陆婷的世界仿佛只剩下镜头里的那一方小天地,冯薪朵的红裙艳丽动人,如同一团烈火势不可挡地闯进了陆婷的世界,一眼万年或许便是如此,动心来得太快令人措不及防,在陆婷二十三岁的夏天,她因为一个陌生人而怦然心动,...

 

一杯冰摇柠檬茶要摇多少次

叶修/苏沐橙

 @七千岁  想看的.打废狗打到不知文力为何物,feel奇奇怪怪.


-


苏沐橙其实并不擅长逃课,一切都是冰摇柠檬茶的错。


晚上八点时的教学楼正灯火通明,明亮的白色灯光从一扇扇窗户里探出脑袋,苏沐橙所坐的位置恰好能看见它的边角,她叹了口气,捏住吸管猛撮了一口杯中的冰摇柠檬,冰冰凉凉的液体滑进了她的喉咙,压下了逃课的负罪感。


天知道学校附近怎么会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店,数量之多足以媲美商业美食街,更过分的是这儿的美食紧随潮流,更新换代的速度堪比高铁列车,从摇篮里扼杀了吃到生厌这一现象。


苏沐橙早在入学前便听说过一个都...

 

在远方

叶修/苏沐橙
15年时写的东西,搁在子博里突然给翻了出来

  1
  魏琛三更半夜不往被窝里钻偏偏往客厅跑,灯也懒得去开,叼着根烟蹲在茶几旁看手机。手机屏幕散发出来的莹白光线映得他那张脸惨白惨白的,在黑灯瞎火之中实在是吓人,遥看就像是一张毫无血色的脸皮在半空中飘。

  无巧不成书,叶修就遇上了那好时机,他睁着朦胧的睡眼、摸着咕噜直叫的肚子,边打哈欠边往楼下走打算去厨房觅食,然后他一眼便看见了那张惨白脸皮在半空中漂浮,偏偏又是那么巧,恰逢魏琛吐出一口烟,烟雾缭绕着那张惨白脸皮,更是吓人。

  再之后上林苑的某栋小别墅便亮起了灯,整栋房子在这夜半时分不合时宜地灯火通明,问及缘由只因叶修的一声尖叫,那尖叫声...

 

王杰希/苏沐橙

收录于王橙合志《三千零一夜》


因为太晚睡的缘故,早上刚醒时的王杰希是不太清醒的,脑袋里像装了雾般迷迷糊糊,偏偏联盟又给他们买了早班飞机,导致天还没亮王杰希便前往了集合地点等待,人一到休息室便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便开始灵魂出窍,整个人如梦游般,两眼放空也不知道在看些什么,直到一缕食物香气从他的身旁飘过时,王杰希才猛然回了神。

那香气对于饥肠辘辘的可怜人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,王杰希环顾了一顿四周去寻找那阵气味的来源,东南西北都扫了个遍,最后在自己右手边第二个位置上发现了万恶之源。

那儿坐了一个小姑娘,瞧着约莫二十岁的年纪又或者更小些,正微微垂眼看着自己腿上搁着...

 

关于B萌

一条B萌转发抽奖,明天如果决赛我沐冠军决赛真爱票票根抽zfb218。

抽到角色黑作废重抽。


走wb

http://weibo.com/2482950261/Fdjtu8Gd3?from=page_1005052482950261_profile&wvr=6&mod=weibotime&type=comment#_rnd1500565346309

链接打不开可直接搜索@盐煎水母 


 

If

黄少天/苏沐橙

2016guest/ @一年好景君须记  楚楚's《知慕少艾》


say Hi to send you go.

——<If>


1

很多年后的黄少天并未能免俗,亦随波逐流地回忆起了自己的青春,埋藏在旧岁月的记忆并没有丝毫的褪色,更是争先恐后地从脑海深处跃出,旧岁月的画面如走马灯似的从他的脑海中划过,似流星般闪耀地一划而过,却不似流星那般稍纵即逝。

多年前的记忆如同最顽固的烙印,深刻地烙在黄少天的心头,浓厚的色彩与血肉彼此缠绵,从不曾褪色。

他看见了十七岁的自己,白净的脸上眉眼带笑,唇角挂着青涩的笑,明明满脸的胶原蛋白却又故作...

 

云烟

王橙←喻

心血来潮还一个15年的债,虽然债主已经跑路了

这种调调大概是没办法改了

以及,不是我闭眼吹,贵网站的敏感词真的是牛掰得上天(鼓掌


  在那个蝉鸣滔天的夏天,这个城市发生了一件喻文州这辈子都忘不了的事情,滚烫的烙印将伴随着他今后的岁月,深刻而又疼痛,将刻骨铭心地融入血液。 

  这个城市很大,巨大的钢铁城市弥漫着浑浊的空气,日渐筑成的高楼大厦直插云霄,人之于这座城市渺小宛如尘埃,那件事情也很小,小得宛如一粒细沙,稍不留神便能从指缝间流走,随后消失在时光的长河之中。

  午后的教室弥漫着驱之不散的慵懒,...

 
© 板凳布利多|Powered by LOFTER